印尼主張移工零付費  台灣需照護家庭衝擊大

2021-04-01
文章類型 : 房產時事

身障團體表示,會僱用外籍看護工的雇主,大多是需要全日照顧的重度失能者,經濟本就屬弱勢,若要雇主負擔移工來台費用,預估約新台幣7萬至10萬元,家庭生計恐陷入困境。

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,長照需求人口不斷增加,國內已有許多家庭長期仰賴外籍看護工協助照護。不過,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擾亂全球秩序,印尼政府有意重整市場,去年7月突然主張雇主應負擔相關安置費用,引發台灣多個移工雇主團體反彈,相關政策原訂今年1月15日施行,但印尼當局宣布延後至7月15日上路。

外籍看護八成來自印尼 零付費政策對台衝擊大
走進公園、醫院診間病房、照護安養機構,坐輪椅的長輩由外籍看護陪同,已是台灣的日常風景。根據勞動部統計,截至去年10月底,國內外籍家庭看護工已高達23萬6,067人,顯見外籍看護已是台灣需照護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員。

這23萬人中,高達18萬9,790人是印尼籍移工,與泰國、越南等其他移工來源國相比,數量最大宗,但隨著印尼政府主張移工零付費政策,讓台灣需照護家庭又多了一項隱憂。

印尼去年7月底釋出訊息指稱,今年1月15日起將要求移工輸入國的雇主必須負擔移工相關安置費用,這項政策不僅針對台灣,也包含香港、新加坡、中東等其他有引進印尼移工的國家。

印尼政府要求台灣移工雇主支付的11項目,包括往返機票、工作簽證、勞動契約驗證(我方)、公司服務費(國外仲介費)、護照更換、良民證(海外)、印尼海外勞工社會保險、海外健康檢查、其他國家要求進行補充檢查項目(視衛福部針對特定國家有疫情要求要增加檢查項目)、印尼國內出發地點當地交通運輸費用、住宿(指當地的住宿,如機場地的住宿費用)。


職訓、護照費也轉嫁 雇主團體怒喊不合理
消息一出,引發台灣多個移工雇主團體反彈,面對印尼片面宣布這項政策,首當其衝影響身障雇主。中華民國脊髓損傷者聯合會理事長陳善修表示,印尼提出的部分項目費用要求雇主負擔,他認為雇主不得不接受,像是移工來台機票,這項支出是因為雇主聘僱才產生,因此要求雇主支付還屬合理。

不過,像是職訓費用、護照費用、良民證等,有些是政府要求印尼必須出具,有些是移工要來台工作本來就應具備的技能。他認為,這些費用不應轉嫁雇主。

陳善修也提到,雖然國內有長照資源,但根據統計數據,外籍看護工數量仍逐年增長,代表長照資源並未考慮到失能者的實際需要、必須檢討。

他舉例,衛福部認為失能者有需要就到24小時的機構看護,但對失能者來說,最好的照顧環境就是在最熟悉的環境,現有長照資源不能滿足民眾,印尼政府就是抓住這點而片面宣布實施。

陳善修表示,會僱用外籍看護工的雇主,大多是需要全日照顧的重度失能者,經濟本就屬弱勢,若要雇主負擔移工來台費用,預估約新台幣7萬至10萬元,家庭生計恐陷入困境,盼勞動部出面協助。



外籍看護工變賣方市場 她建議推動國對國直聘
判並開發新來源國等來因應,但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祕書長陳景寧認為,台灣面臨高齡化、少子化以及勞動力不足的問題,過去已有許多專家學者提醒,外籍看護工市場勢必變成由「賣方」掌控,勞動部必須提前部署。

陳景寧指出,現在除了祈禱印尼可以回心轉意外,勞動部或許可仿效韓國方式,推動國對國直聘,避免仲介從中剝削。

另外,根據統計,目前長照需求有70多萬人,其中三成約24萬人使用看護工,使用機構照護約10萬人,而僱用看護工的人多屬重度需要受照顧者。

陳景寧認為,當民眾有長照需求,但經評估無法得到適切服務而必須聘僱外籍移工時,相關申請費用應由政府支付,因為「民眾不是不想用國內長照資源,而是現有資源無法滿足民眾需求」。

陳景寧也呼籲,政府應將外籍看護工納入整體長照資源中,讓未來家庭能有四種選擇,包含自己顧、到機構、用移工或是使用日間照顧服務等。

對於印尼此項政策,勞動部1月規劃與印尼召開第二次會議討論,但印尼臨時喊卡,下次會議遙遙無期,目前僅能釐清部分資訊,包含零付費政策適用的範圍及業別以及部分項目費用,其餘後續狀況還不明朗。

高雄市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呂錫安指出,目前兩國政府談的狀況到底如何都不清楚,雇主在意的是付多一點錢是否有多一點保障;若雇主多付一點錢,結果移工來沒多久就吵著要轉換雇主或是逃跑,「這個錢誰來賠償雇主」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