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大漠,發現更強大的自己

2019-11-12
文章類型 : 心靈成長

文 / 郭騰尹

這幾年八月,公司都會舉辦敦煌大漠戈壁徒步一百零八公里的挑戰賽,因為值暑假,所以我們也鼓勵孩子與父母一起參加,走在共同的道路,可以看到同樣的風景,感受到同樣的溫度,這份共同的記憶,可以化解許多看不到的隔閡,真正的理解與諒解過去的矛盾與衝突,然後重新出發!

四天要走一百零八公里,平均一天超過二十五公里,這對上班族而言並不是件容易的事,對於一個很少鍛鍊的十歲孩子而言,他的步距小,大人的一步可能是孩子的二步,它的挑戰度更大。然而我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是,若與父母親一同來的,最後走不完而上車的比例比較高,理由是會向爸爸媽媽哭訴雙腳的酸痛,父母親心一軟,那份堅持的心瞬時瓦解:而沒有爸爸媽媽在的,和同儕一起併肩同行,大家反而會彼此較量,速度與意志力都會被激發出來。

在台北生活久了,我們的視線是被大樓所阻隔,街道巷弄的電線纏得我們的生活也打了結,看不到未來。在互聯網的時代,遊戲成了孩子社交以及了解世界最重要的工具,然而這些卻沒有辦法帶給孩子人生最重要的視野與格局。而在一望無垠的戈壁灘,太陽在地平線東升西落,我們彷彿看到了世界的盡頭,在這無人區裡,你會覺得自身的渺小;然而腳下這條路,當你想到漢朝的張騫、唐朝的玄奘亦曾走過時,內心又會無比的強大。我相信人生走過的路都會有特殊意義的,只要出發,必定能到達,一旦回首,這份輕狂,將會是一生最刻骨的印記。

四天一百零八公里,是一份成長的禮物,台灣南投有一所原住民的迷你小學,在小學畢業典禮時,都要登上玉山主峰,這是一種莊嚴的成長儀式,當孩子歷經辛苦,站在台灣最高處來訴說其夢想時,我相信是豪氣萬丈的。當一個孩子在沙塵暴的侵襲下,仍然咬緊牙、睜大眼、看著前方人的身影,步履不歇的走過一百零八公里後,他才知道「不放棄」的可貴,知道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,但一群人可以走得很遠。然後這些孩子會有勇氣去改變自己,給自己一個不同於過往的人生觀與世界觀。

在台灣上課時,仍然免不了會談到大漠徒步的經歷,我發現台灣年輕人的興緻並不高,當然,一方面是用微信眾籌的方式在台灣還有困難度,即使用自付的方式,金額也不少,而最大的關鍵是沒有那份挑戰自己的渴望,被未知與恐懼所擊潰,等於未戰先敗,如果大多數的年輕人是這樣,那麼我真的為台灣未來的前途憂慮!所以我仍然要在文章中寫,歡迎大家前來,看看浩瀚的星河,吃最甜美的哈密瓜和葡萄,大啖道地的羊肉粉絲,每一天的路程都是孤獨的對話,你會領悟到人生該珍惜與放下的東西,人會更加成熟的去面對大學聯考,去面對飄搖欲墜的婚姻,以及蒼茫的人生路。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