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的智慧

2019-06-12
文章類型 : 心靈成長

文 / 郭騰尹

三姐要自美國返回台灣休假,眾姐弟開始商議準備帶母親去哪裡渡假,在返國前我們就在通訊軟件的群組裡討論,雖然姐弟情深,但是各有各的主張,一方面也要揣摩老母親的心意,因為自從父親過世後,母親除了上市場買菜,幾乎足不出戶,年輕的叫「宅女」,我們家是「宅娘」。

我提議到中國大陸北方,但是老姐一句有霧霾,我就很難接話,也有人說去港澳大啖美食,或去東南亞享受冬陽,自由行還是跟團,是去三天還是五天,直到三姐回來後才確定,我們選擇去世界最知名的觀光景點---「日月潭」,而且二天一夜就好!沒選擇去北京看故宮,去天津聽相聲,沒去吃葡國餐、避風塘炒蟹,捨掉峇里島Villa 的私人管家,只因日月潭有兒時的回憶,那裡像是一個生命成長歷程的符號,年紀越大,越想去找到那個點支撐自己。這一趟已不是單純的遊玩,而是家族回憶的重溫,雖然不說,但我相信母親與姐姐也是同樣的想法。

從台北乘高鐵到台中,再坐巴士到日月潭,水社碼頭少了大陸觀光客,街上冷清了不少,文武廟前有一對石獅子,我告訴母親小時候我在石獅踩球下照過一張照片,母親已不復記憶,這裡我自拍了許多,姐姐說我極度自戀,卻不知這也已年過半百的老弟,正在尋找那個青澀男孩曾經站過的足跡,也就在這裡,我們拍了一張久違的全家福,遺憾的是父親已不在!

坐著纜車登高往九族文化村,這是比較新的玩法,我們在不大的車廂空間裡一路拍沿線的景色,只有在高處,才能一覽日月潭全貌,回程從纜車站有臨水的棧道,這裡的水質清澈,微風吹拂,綠波盪漾,日月潭的旅遊規劃真是比印象中進步很多。就在黃昏時分,我們走到了伊達紹碼頭,我們訂的民宿就在碼頭旁的湖景房,母親顯然對房間很滿意,因為房間大,浴室有浴缸可以泡澡,房間內有貴妃椅可以小憩,門外有陽台,日月潭美景盡收眼底。一家人都能住在一起,在一個房間裡聊天鬥嘴,應該已經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
雖然看不到太陽在湖面灑下金光,但黃昏的雲彩變化仍是引人企盼的,我們用手機捕捉天空的明暗,當遊艇從湖面輕輕略過時,水波的皺紋從遠而近,山鑾層疊,每一處都是好風景。這時母親突然說她要拍一張百年後使用的照片,做兒女的乍聽這句話,立刻回應母親,勸母親不要想太多,現在身體還很好,還可以活好多年的。兒女的這一席話,母親不為所動,她選了一面素白的牆,換上她喜歡的外套,梳整了頭髮,走到牆前,我們只得拿起手機,找到我幾乎從不使用的美肌模式,為母親留下影像,拍完,母親親自從我們的手機裡一張一張的過濾,最後選了一張我大姐拍的,這張百年後的照片,是由我母親自己決定的。

一些時日過後,我常憶起為母親拍照的那一刻,我覺得母親非常有勇氣與智慧,至少兒女不會因為要選哪一張而爭執,更重要的是在那個拍下照片的瞬間,四個孩子都在眼前,孩子都擱下了自己的事業與家庭,陪伴著母親,攙扶著母親,母親的笑容是真實的笑容,不是在照相館內被攝影師所指揮下的笑容。而母親決定用這樣的笑容來告別她的人生,那一天兒女們將站在照片前,我們會很驕傲地一起敘述這張照片的故事,一起回憶那天的日月潭。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