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斯樂

2018-12-14
文章類型 : 心靈成長

文 / 郭騰尹

從泰國清邁開車到金三角至少要四個小時,雖然直線的距離並不遠,但都是蜿蜒的山路,現在到金三角已經沒有什麼危險,在印象中這裡有大毒梟、有水陸的走私,華人電影若是以警匪販毒為主題,大概都和這裡脫不了關係。當然這些毒梟佔地為王、擁有龐大軍火的情節,在現實中早已不復存在。

金三角指的是泰國、緬甸和寮國三國的交界,而湄公河就是三國的邊界,這條河的上游就是瀾滄江,進入中南半島後叫做湄公河,最後從越南入海,現在這裡已
是觀光點,來的人都想一窺這金三角的神秘面紗,現在若是將護照押在泰國,人可以在乘船游金三角之際在竂國上岸,一種簡易的簽證就可以多進入一個國家,想想此行還是挺划算的。

當天晚上就住在湄公河邊的渡假酒店,翌日司機繼續載我們奔馳在泰北山路,而雨越下越大,來泰國旅行多日,這是唯一下雨的一天,如果雨代表一個人的淚,
那麼這個要去的地方,它的故事是足以讓天地動容!在國共戰爭的晚期,蔣介石的部隊已經撤退到了台灣,但還有一支精銳部隊在雲南,本來想紮營整裝與台灣的部隊一起反攻回去,然而這支部隊地處中泰緬交界,其存在為三方所不容。初期台灣與美國還有軍援,然而經不住國際政治情勢的現實,這支赤膽忠誠的部隊
成了孤軍,後來泰國讓這支軍隊去剿共,在消滅共軍後泰國給了他們正式居留的權利,當然必須要解除其武裝,而這支部隊所駐紮生活的地方就叫做「美斯樂」,一個泰北邊境的小山村,柏楊的小說《異域》就是以這裡為背景。

站在美斯樂的公路上,許多中文字的招牌讓人感覺親切,視線所及茶園錯落、山巒迭起,這裡讓人感覺似曾相識,在我的心中浮現了台灣中橫公路上的梨山,那
裡也曾有一批老兵墾荒種高山茶、種水蜜桃和高麗菜,風景同,風骨像,在彼此的心中都還刻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!

在美斯樂的文史紀念館,一幀幀的照片紀錄著那段快被人遺忘的歷史,雨中我在這群孤軍的靈位前鞠躬,說他們被台灣遺棄似乎有些沉重,而作家柏楊的描述最
讓人揪心,他說這些人在別人的土地上,若是打了敗仗,他們與草木同枯;打了勝仗,也是天地不容。一個甲子過去了,老兵們都已凋零,只剩青山常在。現在美斯樂的餐廳也多了,民宿業者在視野最佳的地方開始大興土木,商店裡賣的茶葉包裝上有台灣的形狀,這裡的高山茶與台灣如出一幟,想必經過台灣專家指導,這裡也成了台灣茶的海外生產基地。

這裡的華人還是以雲南人為主,大陸旅客的人數還不多,應該是兩岸對那段歷史的著力點不同所致,店家說現在也可以用支付寶了,我想再過一年吧,隨著中國一帶一路的佈局,這個小山村將會將戰爭的無情丟進灰燼裡,轉變的是高檔的民宿和少數民族的特種風情,那裡應該會是另一個台灣南境的清境。
美斯樂,值得所有對這段歷史有記憶的人去看一下!

 

TOP